液压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液压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五方面着力推进西部地区发展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3:46 阅读: 来源:液压阀厂家

从五方面着力推进西部地区发展

自1999年党中央开始着手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以来,我国西部地区的发展取得了很大成绩。按照我国西部大开发总体规划要求,在2001—2050年之间的50年内西部大开发战略分成奠定基础阶段(从2001年到2010年)、加速发展阶段(从2010年到2030年)和全面推进现代化阶段(从2031年到2050年)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基本是按照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需要而展开的,不过,对于西部地区其他因素的考虑,尤其是历史因素、民族因素与治理因素考虑得还不够,如果综合这些现实因素,则可能得出截然不同的思考。  河谷经济和草原经济对西部大开发影响深远

从历史积淀的影响来看,在西部开发的12个省区中,主要经济形态可以分成河谷经济和草原经济两大类。所谓河谷经济就是以大川大河为边界的河谷经济带为特征的经济模式,这种经济模式以雄踞横断山脉的西藏、云南为代表,重庆、四川、贵州、云南、西藏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陕西南部等地也属于此类,此类地区交通不便,十里不同天,自然环境较为恶劣,民族融合比较充分;所谓草原经济就是甘肃、青海、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和陕西北部,此种模式以内蒙古、新疆为代表,该区域草原广袤、生产方式落后、内部经济发展模式单一、民族成分简单。  我国西部大开发实施主要集中在胡焕庸线以北,且胡焕庸线以北地区比以南地区所形成的差距在启动西部大开发战略以后依然在加大。虽然说1999年启动大开发战略以后南北两边增速有所缩小,但是差距缩小并不明显,离西部大开发总体规划的要求还很远。究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我国在制订西部大开发总体规划时忽视了三个因素,即历史因素、民族因素和治理因素。  先说历史因素,西部大开发必须立足河谷经济与草原经济的基本情况,从改善与优化河谷与草原的落后生产供给能力发力。河谷经济的最大特点在于交通闭塞,生产缺乏规模效应。因此,要改变河谷经济的落后局面必须改善交通状况,让小河谷变成大河谷,通过大河谷带动适合河谷发展的产业兴起。而草原经济的最大特点在于过于依赖单一的草原发展畜牧业,草原草场一旦遭到破坏生存就会一落千丈。因此,要根据草原的薄弱环节,发展以畜牧为主的多种产业。但是,西部发展大规划没有根据河谷经济与草原经济的特点提出详细的产业培育设计,反而过分地强调发展工业经济带,在河谷经济与草原经济脆弱的生态保护屏障面前,这样往往会适得其反,使得西部地区在投资过多铁路、公路和基础设施导致资金浪费与环境保护不足导致生态短板松弛之间出现两难选择。  再说民族因素,目前我国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过分强调政治参与,即民族地区政治表现过硬、城镇行政等级高才能得到更多的对口支援帮助,少数民族领导能力主要考核政治领导能力,因此不利于通过提拔少数民族领导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短期的政治挂帅制约了长期的民族经济发展,这也是改革开放30多年以来,胡焕庸线以北地区经济与以南地区经济差距拉大的重要因素之一。  最后,行政治理方式僵化也是制约西部地方经济发展的一个根本症结。我国还是沿袭计划经济时代的经济资源分配模式,根据少数民族地区城镇的经济规模大小分配行政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从秦国统一中国至今,西部地区没有一个计划单列市,只有一个直辖市——重庆。而东部地区有大连、青岛等5个计划单列市和3个直辖市。依照传统的资源分配方式,则很多优惠政策西部地区都无法直接享受。所以,是否启动西部地区的资源分配新方式,应该充分以西部地区的发展潜力为核心。如果该地区发展潜力巨大就应该为它们创造条件分配更多行政资源、经济资源和文化资源,让西部地区能够实现赶超发展。  全面推进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现代化阶段  西部大开发战略将2010年到2030年定义为加速发展阶段,笔者认为时不我待,应该根据西部地区发展需要,加快推进西部地区发展进入到现代化阶段。只有尽快将西部地区推进到现代化阶段,才能解决目前我国西部地区产业不配套、资源消耗过快、环境污染过快、民族矛盾新生的被动局面。根据笔者的多年研究,要推进西部地区尽快进入现代化阶段,应该从以下方面着手工作。  第一,将民族区域自治政策从以政治为中心转变成为以经济为主、政治为辅的双核结构体系。在政治条件同等的情况下,优先任用经济工作能力强的同志担任少数民族地区领导,加快少数民族地区领导培养,打破少数民族地区领导发展的天花板。要逐渐打破少数民族地区藩篱,鼓励民族之间加快融合。从经济层面促进民族融合是最低成本、最便捷、最温馨的,值得研究推广。  第二,在孔子学院走向国际的同时,应该在国内少数民族集结地区扩大文化熏陶,让少数民族懂得汉文化,吸收并应用汉文化。从目前来看,胡焕庸线以北的全国重点高校确实不多,仅仅依靠少数的“西藏班”、“新疆班”是难以满足少数民族地区文化发展需要的。要在胡焕庸线以北重点建设10—20个全国重点高校,对于缓解东部教育资源过剩西部地区紧缺的局面十分有必要。  第三,要提升西部地区与内地交通、产业以及金融合作关系,以促进以市场作为我国资源配置方式的最大发挥。河谷经济和草原经济都需要交通,但需要的动机与方向不同。西藏、云南和贵州等河谷地区有丰富的旅游资源和自然资源,需要通过成渝线、沪昆线与东部地区展开交流,而草原经济的新疆、青海、内蒙古需要交通与东部地区输送能源与矿产等。东部发达地区一些过剩而且又适合西部发展需求的产业可以迁到西部,一方面促进西部地区加快产业升级,另一方面也加快了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与升级,让东部地区的产业溢出效应流入西部地区12个省区,这样以来西部地区不用着急走出国门招商引资,东部地区不用过度寻求国际化发展均能实现产业升级。同时,也要加快金融对西部地区的扶持,这种扶持不仅仅体现在“铁公基”的改善上,还应该提升对西部地区的各种金融服务业务,让西部地区也能够共享改革开放所带来的金融成果。  第四,在拓展兰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基础上,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推进速度,严防出现房地产经济。西部地区必须摒弃土地财政的发展思路,应该在国家推进财税改革的基础之上,依据本地产业优势发展商贸物流经济和科技经济,西部地区除了在高速铁路和机场建设上加快投资之外,还应该针对民族发展规划进行民族生态宜居环境改善上下功夫,鼓励民族之间加大融合通婚,支持不适宜生存地区的少数民族迁徙到物资丰富地区、交通条件便利地区,对于退耕还林、退耕还牧地区加快治理,加快沙漠地区治理,形成一个欣欣向荣的多民族杂居的西部地区。  第五,在西部地区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放开户口限制,提高民生保障力度,缩小民族差距。要充分利用中欧合作城镇化建设的有利条件,在充分保证国内资金参与合作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基础上,适当引进欧洲先进技术提高西部地区城镇化水平,这也有利于改变我国东部地区城镇化水平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城镇化水平的被动局面。同时,要鼓励西部地区太阳能、风能资源丰富地区充分使用光伏产品,降低用煤用电的使用比例,增加住房能源补贴,让西部地区尽快进入现代化发展阶段。  由此可见,如果我国在制订西部大开发总体规划时对西部地区历史因素、民族因素和治理因素多加研究,就一定能够在经济增速下调的换挡期背景下,加快推进西部地区发展速度,提前进入全面发展的现代化阶段。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